球赛惨败、黑海炮击、围堵挑衅及近期俄罗斯与西方的激烈斗争

2022年7月4日 作者 admin

2020年的5月,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都隆重纪念了苏联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并且先后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由于新冠疫情冲击,俄罗斯的阅兵从5月9日延期至6月24日,而正是在1945年的6月24日,斯大林和朱可夫等苏联军政领导人主持了攻克柏林后的第一次胜利日阅兵。时至当下,不管是政治宣传,还是历史纪念,从现实意义来看,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所展现的强硬态度和形象,尤其是在苏联卫国战争神圣历史、国土安全和完整、乃至当代东欧地缘政治和军事格局以及与西欧的斗争等方面,都让西方帝国主义势力的美国、欧盟,以及北约诸国甚为忌惮和憎恶。这也引发随后在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国内的旨在颠覆普京和卢卡申科的大规模暴乱。一如既往,这些由西方势力幕后策动和煽动的暴乱,或多或少迎合和利用了普通民众求变和追求更好生活的愿望,却更多的是渗透了各种虚假却具有煽惑作用的西方意识形态,诸如耳熟能详却虚无飘渺的民主、自由、平等。很快,俄、白境内的暴乱被和平息。但美国和欧盟对作为东欧最后城堡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敌意,却有增无减。而针对俄罗斯的政治舆论攻击、围堵和制裁,更是层出不穷。

也是由于疫情缘故,原定去年举行的欧洲杯足球赛,被推迟到今年,但是各种刺鼻辣眼的政治气氛和火药味,还是充斥在场外场内,而有很多匪夷所思的比分,也让人瞠目结舌,却又敢怒不敢言。毕竟,当今谁也不敢轻易质疑和挑战西方的游戏规则以及政治正确。而总体上,刚结束的分组赛也能够充分体现体育运动背后的政治和资本的角斗。众所周知,当代的足球比赛,乃至所有体育盛事,本质也是政治的体现,是资本和商业支配的产物。1960年第一届欧洲国家杯,在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和西方帝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阵营激烈对抗的时候,苏联队凭借强大的实力,以及法西斯佛朗哥西班牙的拒赛,最终杀入总决赛并赢得了冠军,4年后仍为法西斯政权的西班牙反胜了苏联。纵观整个冷战时期,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和西方大国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阵营的对抗,亦充分体现在足球场上的较量和比拼。

必须承认,在苏联时期,苏联的集体球类体育,如足球、冰球和篮球的实力都非常强大,位居世界的强队之林。而在整个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时代,这些国家的体育也是采取举国体制,国家直接投入资源和场地,培养教练员和运动员,大力支持本国的体育文化发展,资本和商业并不能造成渗透和影响。在足球方面,东欧的球队,诸如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民主德国、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都各有特长,独当一面。尤其是苏联和南斯拉夫,在国际的对抗大赛,非但不逊色于诸如英格兰、联邦德国和意大利的西欧劲旅,更是可以获得平分秋色,甚至碾压式胜利的成果。

不幸的是,1980年代1990年代的东欧巨变葬送了东欧社会主义体育文化的传奇,苏联的崩坍,南斯拉夫的解体和内战,从根本上永远地毁掉了这两支令人生畏的强队。分崩离析后的东欧各国球队不仅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己的传统和特色,诸如从南斯拉夫分裂出来的克罗地亚、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波黑、斯洛文尼亚,更是再也无法团结成一股统一而锐不可挡的力量。这当然是西方国家的长久盘算和喜闻乐见的结果,也从侧面述说了东欧巨变所带来的悲剧性和毁灭性的文化影响。小组赛结束后,原东欧阵营的球队,晋级的亦只剩下克罗地亚、捷克,以及一直不自量力嚷嚷着要和俄罗斯决一死战,夺回顿巴斯和克里米亚的乌克兰。

毫无疑问,政治化,资本化,是当今资本主义控制下的国际球赛的本质。俄罗斯队的实力虽然不弱,但和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出色表现不同的是,他们在这次欧洲杯的发挥却异常失准,最后在充满敌意的哥本哈根遭逢惨败,铩羽而归。这固然令人感到惋惜,特别是看到诸如俄罗斯的久巴、马其顿的潘捷夫以,以及波兰的莱曼多夫斯基这些东欧社会主义时代末年出生的中坚力量球员拼尽全力,却只能黯然离场的身影,这不免心生英雄迟暮的叹息。无奈,这就是现实,比赛就是政治,比赛就是战争,谁也不能改变。我们庆幸的是,还能看到他们在自己的战场上为国拼命和斗争,输赢的结果,或者就显得不太重要了。

俄罗斯队在欧洲杯的惨败和出局,虽然并未受到克里姆林宫的批评,佩斯科夫甚至表示俄罗斯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爱戴和支持自己的球队,但在俄罗斯民间,足球评论界,却很不可避免引起一片咒骂,人们批评教练和球员的拙劣表现,但基本上忽略了客观背景,包括政治敌对形势和疫情造成的心理冲击,以及俄罗斯队根本上不具备与其他西欧球队正常公平竞技的条件。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俄罗斯队被淘汰,遗憾退赛,未尝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毕竟之后的比赛仍然会在西欧举行,而场上也许连一个支持俄罗斯的球迷也没有,有的只是响彻全场和震耳欲聋的嘘声和骂声,以及如密集炮弹般落下的水瓶和垃圾。

众所周知,西方大国及其操控的国际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对俄罗斯的国家形象进行攻击和丑化。尤其是在奥运会等重大体坛活动,都必须采取一切可能的抹黑手段,让俄罗斯人蒙羞和难堪。很明显,从禁用俄罗斯国旗国徽国歌,扩大到禁用所有苏联旗帜、歌曲和标识,包括一切含有民族特征的歌曲,就是要从民族精神和文化层面打压俄罗斯,否定俄罗斯的存在,将去纳粹化的那一套手段,全盘照搬到去俄罗斯化的伎俩当中。在4月底的一场西洋跳棋比赛,主办方人员竟然以国际比赛禁用俄罗斯国旗为由,在比赛中段将俄罗斯棋手一方的国旗贴纸,粗暴撕下,导致该棋手的心态受到严重干扰和冲击,而败于波兰选手。

事实上,长久以来,在国际政治、外交、经济、军事,乃至意识形态和文化方面,以美国、英国和欧盟为首的整个西方阵营,早已视俄罗斯为头号敌人,视中国为二号敌人(过去四年特朗普当局发起对华遏制以来有些许变化,但强硬的普京和俄罗斯始终是西方最大的军事忌惮),全面的打压和对抗,也司空见惯了。相比起俄罗斯队在足球场上的比拼,更加激烈和惊心动魄的政治和军事较量,也在俄罗斯球队遭受惨败之时,悄然爆发,而这才是俄罗斯和西方线日,自以为有帝国光环护体的英国,竟敢派出一艘护卫者号驱逐舰强闯入靠近克里米亚半岛西南角对外的海域,妄图在曾经先后让德军损失近50万人的苏联英雄城市塞瓦斯托波尔军港的外海耀武扬威,挑衅俄罗斯。让英国人始料未及的是,俄军战舰不仅果断3次开火示警,还出动苏24М轰炸机空投实弹警告。在当时千钧一发的情势下,这艘不知好歹的英国战舰顿时畏缩了,没有重蹈覆辙,没有仿效当年解放战争时期妄图在长江开炮吓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舰紫石英号,而是马上往东南方向仓皇逃窜。

事后,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强硬宣称,如果俄方要求对方尊重国际法的呼吁,没有得到遵守,俄方有权沿着强行入侵目标的航线开火和轰炸,也有权直接击毁入侵的军事目标。然而,英国在对外舆论上只是闪烁其辞,避重就轻,英国国防部一时否认遭到俄罗斯的开火射击和投弹警告,一时又说这只是误会,碰巧撞上了俄军在黑海的军事演习。

碰巧英国国家广播公司的采访视频,也从侧面反映了英国是处心积累挑起事端,特别是在俄军射击警告驱离之前,俄边防军就已经以通讯系统用英语发出了严正警告,只是英舰置若罔闻。其后,英国首相约翰逊,一如当年采取绥靖纵容政策的首相张伯伦,没有就事件正面回应,只是试图以俄罗斯是熊这句话搪塞和打圆场。从英俄克里米亚海域冲突事端的起因、过程和结果来看,英国显然是有备而来,早已做好充分心理和作战的准备,强行挑战俄罗斯的主权和国家安全的底线。与美国、欧盟的反俄基本立场一致的是,英国一直不承认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领土,否认俄罗斯对其行使的主权管治,因此胆敢制造零星的边界挑衅事端,借此让俄罗斯在外交上陷入更加困难和孤立的境地。

可以说,俄罗斯的坚决捍卫主权和领土的表现,再次挫败了西方大国集团的嚣张气焰。

从历史和当下的背景来看,在克里米亚的俄英对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853 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19181921年的苏俄国内战争时期俄罗斯帝国和苏维埃俄罗斯在捍卫领土,驱逐侵略者的顽强斗争,英国亦在这些战争中付出了沉重和惨烈的代价。而俄罗斯在623事端采取的主动防御,亦和这俄、苏历史上与西方列强的斗争,一脉相承。

目前俄罗斯和西方的敌对形势的相关事态,还在进一步发展,623事端只是下一轮冲突的序曲。不可否认,这些局部冲突,也和近期美国、欧盟对俄罗斯的外交围堵有关。而最尖锐的直接矛盾,莫过于受美国、欧盟和英国煽动的乌克兰近期对俄罗斯有增无减的政治军事挑衅。

较早前,乌克兰依仗美国、欧盟,乃至土耳其的撑腰,悍然破坏《明斯克停火协议》,再次挥军入侵顿涅茨克,妄图一举消灭不愿接受乌克兰新法西斯统治的顿涅茨克人民。然而,在俄方强力的政治反制,以及对顿巴斯武装的支持下,严重错判形势的乌克兰军,在正面战场上再次接二连三遭受挫败,不得不转而诉诸虚假谈判的伎俩缓和紧张局面。近期,乌克兰的挑衅包括政治军事和文化等方面,不仅胆敢在欧洲杯的参赛球衣上印上包括克里米亚在内的地图轮廓,近日又印发了要求本国公民准备对俄战争的小册子。

事实上,历史表明,所有东欧的地缘政治矛盾,民族冲突,包括俄罗斯和波兰以及乌克兰之间的冲突,其背后都是西方大国的阴谋煽动和搅局。当下,对英国、美国和欧盟来说,只有分崩离析、四分五裂、长期战乱、相互厮杀、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的东欧,才是一个好的东欧。这也就能解释,为何虚伪而丑恶的默克尔,在6月22日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爆发80周年的前夜,一方面假惺惺地承认纳粹德国曾对东欧诸国,尤其是在苏联等国,即当今的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波兰和捷克等地,犯下了骇人听闻的罪行,这是德国的耻辱,但另一方面又故意扭曲事实地妄称俄罗斯引起了顿巴斯的战火,强占了克里米亚,这是欧盟不能接受的战争行径。

这种荒谬、颠倒黑白的病态政治正确逻辑表明,在东欧巨变至今的30多年间,从南斯拉夫的内战到乌克兰和顿巴斯人民的战争,欧盟的角色,实在应该被定性为侵略国。它最虚伪和可恶的双重标准,在于凡是不认同欧盟核心价值的(比如各种堕落和犯罪、吸毒、性乱交、同性恋,就是反人类的“魔鬼”),就应该被消灭。不言而喻,欧盟眼中的“魔鬼”,正是坚守传统底线,而不愿意接受西方堕落而病态的政治正确毒害的东欧最后的堡垒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因此,乌克兰境内的俄族人自卫抗战就成了行为,寻求俄罗斯援助的举动就变成了呼叫侵略者入侵。而反观乌克兰方面,篡改历史、毁掉苏联纪念碑和墓园、为法西斯政权唱赞歌、为投靠纳粹的伪军将领竖碑立传,反倒变成了政治正确,转型正义。废除俄语、迫害俄族、滥杀顿巴斯平民,无差别炮击和轰炸居民点,就被粉饰成了维护国家完整统一正义之举。

拥有德(奥)、日贵族血统的凯勒奇(R. von Coudenhove-Kalergi),和希特勒一样都致力于一统欧洲,消灭信奉的斯拉夫人。唯一不同的是凯勒奇主张大搞欧(白)、非(黑)混血,消灭欧洲种族和历史,而归化于犹太人的统治之下;而希特勒主张雅利安人至上,强调大德意志的主宰,要消灭斯拉夫人和犹太人。但不管如何,这也注定了欧盟从根本上与苏联以及当今的俄罗斯必然存在不可调和的敌对关系,尤其在政治、意识形态,以及文化价值观等方面。近期俄罗斯与整个西方大国集团的斗争和对抗,不仅体现在国际政治和外交,更反映在文化和军事等方面,大有剑拔弩张,摩拳擦掌,准备战斗的架势。

正如19381939年那样,近年来高度紧张的国际形势,也是由渐趋白热化的地缘政治矛盾、民族冲突和意识形态对立组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前不久,正是慕尼黑事变的受害者,苏联消灭纳粹德国解放东欧的受益者忘恩负义的捷克和斯洛伐克,在美国、欧盟、英国的煽动下,胆敢仿效美国和瑞典,驱逐俄罗斯外交人员,引起俄、捷、斯之间前所未有的外交矛盾。这些都充分说明,西方国家及其打手对俄罗斯的围堵和挑衅,越来越激烈和鲁莽,即使不敢挑起一场正面战争,至少也要在战略上让俄罗斯屈服。

对普京和俄罗斯来说,层出不穷的反俄挑衅和国际政治危机,早已是习以为常的挑战和考验了,而今年举行的红场阅兵,也可以被看作对西方大国的强化版例行警戒,意味着真正的卫国战争,其实从来都没有停止。只是在现代高科技军事时代,直接诉诸战争解决国际纠纷,早已不被认为是明智和正常的选项。外交战、经济战和意识形态战,始终是大国博弈和斗争的主要形式。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今年5月9日的胜利日阅兵演讲中强调,战争的胜利是属于敢于和穷凶极恶侵略者斗争的苏联人民。历史不会忘记,德国在1941年的侵苏战争,并不只是想要实现某种政治和军事目标,而是要从根本上推翻苏维埃政治建制和体系,从而摧毁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苏联,彻底将苏联人民从文明体系、民族和种族的列表中划掉。在整个卫国战争期间,苏联人民不仅履行了保家卫国的神圣职责,同时完成了解放欧洲国家的神圣使命。

显然,2021年普京总统的阅兵演讲,向长期围堵孤立俄罗斯的西方大国,传达了直接的战斗信息,并且将俄罗斯当前身处的复杂和紧张的国际冲突形势,代入了19381941年苏联面临的帝国主义战争危机关头的历史背景当中,将之视为同等严酷和具有决定意义的斗争时刻。

正如斯大林在联共(布)第18届代表大会上的讲话精神那样,普京的阅兵演讲,以及这次红场阅兵展示的新型武器装备,足够有力回应西方大国的步步紧逼。一言以蔽之,无论是面对由美国、英国、欧盟等大国煽动下的乌克兰、波兰等小国的挑衅,还是面对美国、欧盟和英国的直接围堵和攻击,俄罗斯并不畏惧西方大国及其附庸国的敌对行为,并且必将予以坚决的回击,消灭来犯之敌 。

“苏联和俄罗斯人民都不想打仗,但也都不怕打仗!”。这种气势,不仅在5月9日的红场阅兵时有充分的展现,也在6月23日俄军驱逐犯境英舰时,得到确实的印证。这的确值得我们点赞和借鉴。

7.Кульбакин В. Д.: Историчес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о подготовке германского империализма ко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е // Л. Штерн и др. (ред.): Проблемы истории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ы, С. 82-88.

8.Мойзель А.: Политика умиротворения и её значения для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ы // Л. Штерн и др. (ред.): Проблемы истории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ы, С. 90-93.

9.Штерн Л.: Главные тенденции реакционной историография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ы // Л. Штерн и др. (ред.): Проблемы истории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ы, С. 10-16.